真人现金游戏网

编辑 锁定
传统戏剧剧目。取材于杂剧《紫泥宣》和《残唐五代史演义》。
中文名
真人现金游戏网
类    别
京剧传统剧目
主要人物
李克用、程敬思、刘银屏、周德威

真人现金游戏网剧目演员

编辑
《真人现金游戏网》或称《竹帘寨》,与《沙陀国》一戏,同出一事,惟一为散剧,一为全本。昔日徽汉班中,本由《解宝收威》一戏。为京剧大师谭鑫培杨宝森等代表剧目。原李克用净角,只演《沙陀搬兵》一折。谭鑫培以老生扮李克用,重加编演。余叔岩马连良均继承演出。言菊朋又增加《烧宫》一折。 该戏前半部分以唱工为主,后半部分为靠把戏,对做功要求极高。如今已少有京剧演员能演全本此剧。

真人现金游戏网剧目历史

编辑
黄巢起义,唐僖宗逃至美良川,派程敬思到沙陀李克用处搬兵。李克用记恨曾因失手打死国舅段文楚而受谪贬,不肯发兵。程敬思与李克用的大太保李嗣源商议,知道李克用惧内,遂程去求李夫人刘银屏、曹玉娥(贞简皇后),串联李的二位夫人挂帅,传令发兵。并反将李克用点为前战先行官,且又故意提早点卯,使李克用误卯,当场几欲正法,以羞抑之。让李克用把守后军,命大太保李嗣源为先行官,兵行至真人现金游戏网,遇到周德威挡路,李嗣源战不过周德威,刘银屏激李克用出战,李克用与其比试,不分胜负,又比试箭法,李箭射双雕,周心服归降,成为李克用的第十二太保。

真人现金游戏网唱词

编辑
程敬思:【西皮摇板】都只为黄巢贼兴兵犯上,【流水】将我主驾逼在西岐美良。奉王命押珠宝沙陀而往,愿千岁发人马灭巢兴唐。(白)侄儿!为叔奉王命押解珠宝,命你父发兵解困。不想在越虎岭珠宝被劫。为叔正欲寻此短见,多蒙侄儿搭救,抢回珠宝,为叔这厢多谢了!
  李嗣源:(白)叔父说哪里话来!你乃我父救命恩人,理当如此。看前面离大营不远,你我叔侄缓缓而行!
  程敬思:(白)军士们!
  众军士:(白)有!
  程敬思:(白)速速趱行!
  众军士:(白)啊!
  程敬思:【西皮摇板】愿克用化前仇宽宏大量,灭国贼享盛世扫尽祸殃。
  李克用:(白)〔引子〕威镇沙陀,平定干戈。朝饮宴,夜夜笙歌,宫中多快乐。
  李克用:(白)〔定场诗〕太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。摔死国舅段文楚,唐王一怒贬北番。
  李克用:(白)孤,李克用。唐室驾前为臣,屡建奇功,圣上恩赐殿礼。唐王见孤左眼大比龙,右眼小比虎,认为义子干殿下,封为世袭晋王。只因那年得胜而归,圣上见喜,在五凤楼前大摆筵宴,庆贺孤的千秋。内有国舅段文楚,他笑孤王坐席不正,礼貌不周。怒恼孤家,掀席抓将过来,我就摔,摔在了丹墀,那贼口吐鲜血而亡。唐王大怒,将孤推出午门就要问斩。多亏恩官程敬思,连保数本。死罪已免,活罪难容,将孤贬在沙陀为民。一路而来,那些个番王要与孤王比试较量,是孤将九九八十一斤定唐宝刀,我就哗啦啦啦,耍了数路。那些个番王不是孤王的对手,一个个拱手来降。孤王收了二位皇娘与几家太保,在这沙陀朝朝饮宴,夜夜笙歌,好不快乐人也!正是:红尘一点不到处,
  李嗣源:(白)马来!日出山岗火焰升。
  李嗣源:(白)报!太保告进!参见父王!原令交回!
  李克用:(白)太保回来了?
  李嗣源:(白)回来了!
  李克用:(白)打得多少飞禽走兽?
  李嗣源:(白)并不曾打来飞禽走兽,打探一桩新闻来了!
  李克用:(白)什么新闻?
  李嗣源:(白)今有黄巢造反,将唐主驾逼西岐美良去了!
  李克用:(白)噢!好个大胆黄巢,欺我唐室无人!太保听令:
  李嗣源:(白)在!
  李克用:(白)传孤将令,二位皇娘挂帅,十一家太保以为前战先行。带领沙陀国四十五万满汉兵将,随孤兴唐灭巢!
  李嗣源:(白)得令!令出!下面听者!父王有命:二位皇娘挂帅,众家太保以为前战先行。带领沙陀国四十五万满汉兵将,前去兴唐灭巢!
  李克用:(白)慢慢!慢着!想那唐王不斩就贬,如今哪有许多的兵将与他解围!太保!
  李嗣源:(白)在!
  李克用:(白)原令追回!
  李嗣源:(白)原令追回!
  李克用:(白)黄巢造反,你是怎么知道的那?
  李嗣源:(白)程叔父到了!
  李克用:(白)既是恩官到了,吩咐摆队相迎!
  李嗣源:(白)摆队相迎!
  李克用:(白)啊!恩官!
  程敬思:(白)千岁!
  李克用:(白)几载未见,你的须发皓然了!
  程敬思:(白)千岁的须发俱白了!
  李克用:(白)彼此?
  程敬思:(白)一样?
  李克用:(白)恩官请!
  程敬思:(白)千岁请!
  李克用:(白)你我挽手而行!哈哈……
  程敬思:(白)千岁在上,受学生大礼参拜!
  李克用:(白)慢来!你是孤王救命的恩人,理当受孤一拜!
  程敬思:(白)这就不敢!
  李克用:(白)太保!
  李嗣源:(白)在!
  李克用:(白)见过你程叔父!
  李嗣源:(白)是!
  李克用:(白)不知恩官驾到,未曾远迎,当面恕罪!
  程敬思:(白)岂敢!学生来得鲁莽,千岁海涵!
  李克用:(白)岂敢!唐王驾安?
  程敬思:(白)我主安泰!
  李克用:(白)满朝文武可好?
  程敬思:(白)今有手本!问候千岁金安!
  李克用:(白)有劳他们!
  李嗣源:(白)宴齐!
  李克用:(白)看宴来!孤与恩官把盏!
  程敬思:(白)这就不敢!摆下就是!
  李克用:(白)太保代敬!
  李嗣源:(白)是!
  李克用:(白)正是:忆自离龙楼,相隔有数秋。
  程敬思:(白)旧友重相见,叙叙旧根由。
  李克用:(白)好哇!好一个"叙叙旧根由"!【西皮导板】太保传令把队收,【原板】孤与贤弟叙一叙旧根由。忆昔当年五凤楼,文武百官庆贺千秋。内有文楚段国舅,他笑孤坐席不正礼貌不周。怒恼孤王气冲牛斗,抓将过来往下丢。摔死了国舅段文楚,唐王一怒要斩人头。自从那年分别后,今日里相逢在北州。
  程敬思:千岁!【原板】自从千岁离朝后,满朝中文武臣泪双流。为千岁懒把朝房走,
  为千岁懒观五凤楼。山高路远少来问候,望千岁恕学生礼貌不周。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太保推杯换大斗,【流水】李克用跪席间脸带含羞。当初不该摔死段国舅,唐王一怒要斩人头。若不是恩官来保奏,那有克用活命留。似这等天高地厚的恩少有,这一杯水酒你要饮下喉。
  程敬思:【流水】用手儿接过梨花盏,学生上前把话言。甲子年间开科选,山东来了一生员。
  家住曹州并曹县,姓黄名巢字举天。三篇文章做得好,试官点他为状元。帽插金花游宫院,
  宫娥彩女笑连天。圣上见他容貌丑,斩了试官免状元。斩了试官不要紧,免了状元起祸端。
  祥梅寺,造了反,将我主驾逼在那西岐美良川。学生到此无别干,一来是搬兵二问安。
  李克用:【流水】听说黄巢造了反,不由得孤王笑颜添。贤弟饮宴且饮宴,提起唐王孤不耐烦。
  程敬思:【流水】我这里提起唐天子,老儿一旁不耐烦。是是是来明白了,想是当年结仇冤,来来来将宝搭上殿。【西皮摇板】千岁,特请千岁把宝观。
  李克用:【流水】一见珠宝帐前摆,不由得孤王笑颜开。上有那蟒袍和玉带,凤冠头上插金钗。明明知道佯不睬,假意儿向前问开怀。你作清官数十栽,此宝打从何处来?
  程敬思:【流水】此宝出在山海外,三年五载进贡来。我主爱将如山海,特命学生我解宝来。
  李克用:【流水】贤弟进宝因何故?
  程敬思:【流水】特请千岁把兵排。
  李克用:【流水】孤的年纪迈血气衰,难做国家的栋梁材。
  程敬思:【流水】说什么年纪迈来血气衰,黄巢闻名他就不敢来。
  李克用:【流水】贤弟休要把孤抬,有辈古人听开怀。昔日有个姜吕望,稳坐钓台他不下来。
  程敬思:【流水】钓鱼台来鱼钓台,钓出周朝八百载。千岁不发人和马,黄巢笑你是个老无材。
  李克用:【流水】笑只笑唐天子,他笑孤家为何来?中军帐上挂了帅,众家太保两边排。一马儿杀至在唐室界,万里的乾坤扭转来。
  程敬思:【流水】说此话就该发人马,
  李克用:【流水】唐王晏驾你再来。
  程敬思:【摇板】问千岁此宝爱不爱?
  李克用:【摇板】谢贤弟千里迢迢路远来。却之不恭,受之有愧,
  程敬思:(收下了吧)来来来、一礼全收往后抬。【西皮流水】这老儿做事太无情,收了珠宝不发兵。袖内取出唐王旨,我奉王命来调兵。(白)圣旨下!
  李克用:(白)呃!【西皮快板】回手抓住皇王旨,回手压住了帝王文。哪一个再提这发兵事,定斩沙陀不徇情。
  程敬思:(白)呀!【西皮流水】一见千岁变了脸,回头埋怨李嗣源。你父不发人和马,无有脸面回长安。
  李嗣源:(白)叔父哇!【西皮摇板】叔父不必将我怨,侄儿进帐齐救援。进得帐来屈膝跪,望求父王发救援。
  李克用:(白)唗!【西皮快板】我与恩官来讲话,奴才一旁把话答。吩咐两旁刀斧手,推出辕门把头杀。(白)斩!
  程敬思:(白)刀下留人!【西皮摇板】千岁要斩将臣斩,快快赦回太保还。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贤弟人情且准下,看你金面饶恕他。
  程敬思:(白)解下桩来!
  李嗣源:【西皮摇板】千层浪里翻身转,百尺高竿活命还。进得帐来屈膝跪,多谢父王不斩恩。
  李克用:(白)呸!【西皮摇板】恨不得一足将尔踏,
  程敬思:(白)啊!千岁!太保年幼啊!
  李克用:(白)噢!【西皮摇板】程恩官讲情尔要谢过他。
  李嗣源:【西皮摇板】叩罢头来谢恩典,转面再谢程恩官。抽身我到后宫院,我到后宫搬救援。
  李克用:【西皮导板】昔日有个三大贤,【原板】刘关张结义在桃园。弟兄们徐州曾失散,古城相逢又团圆。关二爷马上呼三弟,张翼德在城楼怒发冲冠。耳边厢又听【流水】人呐喊,老蔡阳的人马来到了古城边。城楼上助你三通鼓,十面旌旗壮壮威严。哗啦啦打罢了头通鼓,关二爷提刀跨雕鞍;哗啦啦啦打罢了二通鼓,人又精神马又欢;哗啦啦打罢了三通鼓,蔡阳的人头落在马前。一来是老儿命该丧,二来弟兄得团圆。贤弟休回长安转,就在这沙陀过几年,落得个清闲。
  刘银屏:【西皮摇板】昨晚一梦到长安
  曹玉娥:【西皮摇板】醒来依然就北番。
  李嗣源:【西皮摇板】迈步且进后宫院,见了皇娘泪涟涟。(白)哎呀!二位皇娘啊!
  曹玉娥、刘银屏:(白)我儿为何这等模样?
  李嗣源:(白)二位皇娘!今有黄巢造反,将唐王驾逼西岐美良。今有程叔父押解珠宝,请我父王前去救援。
  曹玉娥:(白)你父王可曾发动人马?
  李嗣源:(白)唉!孩儿进帐求情,我父王记恨前仇,不但不发兵救援,反将孩儿推出去斩。
  曹玉娥:(白)何人保奏呢?
  李嗣源:(白)程叔父保奏。
  曹玉娥:(白)我儿进帐何事?
  李嗣源:(白)请二位皇娘发兵救援!
  曹玉娥:(白)好!我儿先行一步,为娘随后就到!
  李嗣源:(白)遵命!这下就齐了!
  曹玉娥:(白)我说姐姐!咱们到前头瞧瞧去吧!
  刘银屏:(白)贤妹请!
  曹玉娥:(白)请!
  刘银屏:【西皮摇板】但愿大王发救应,
  曹玉娥:【西皮摇板】去到银安看分明。
  程敬思:(白)唉!【西皮流水】过了一天又一天,心中好似滚油煎。眼望长安难得见,不知我主驾可安?
  李克用:(白)贤弟呀!【西皮摇板】贤弟抬头来观瞧,【流水】队队旌旗空中飘。大太保好似温侯貌;二太保犹如浪里蛟;三太保上山擒虎豹;四太保剑斩龙一条;五太保力用开山斧;六太保双手能打滚龙镖;七太保花枪真奥妙;八太保钢鞭逞英豪;九太保双锏耍得好,亚赛个秦叔宝;十太保手执青龙偃月刀;十一太保虽然他年纪小,一个倒比那一个高。哪怕那黄巢兵来到,孤与他枪对枪来刀对刀。
  程敬思:(白)千岁!【西皮摇板】众家太保武艺好,你不发兵我心焦。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来来来孤与你解烦恼,
  程敬思:【西皮摇板】程敬思心中闷闷无聊。
  刘银屏:【西皮摇板】姐妹双双前庭进,
  曹玉娥:【西皮摇板】八宝珠环坠耳边。
  李嗣源:(白)参见皇娘!
  曹玉娥:(白)太保!对你父王去说,就说二位皇娘要见!
  李嗣源:(白)遵命!
  李嗣源:(白)启父王:二位皇——
  李克用:(白)皇什么?
  李嗣源:(白)二位皇娘要见!
  李克用:(白)对她们去说:现有长安的贵客在此,少时退帐再见!
  李嗣源:(白)哎!
  李嗣源:(白)启禀皇娘:父王言道:今有长安贵客在此,少时退帐再见!
  刘银屏:(白)啊!贤妹!既是大王少时再见,你我姐妹回去吧!
  曹玉娥:(白)怎么着?他不见咱们吗?好!咱们先回去,给他先留回儿脸!
  刘银屏:【西皮摇板】大王传令不容见,
  曹玉娥:【西皮摇板】偷看南朝一品官。(白)哎呀!慢着!听说来的这位程恩官,到我们这儿有点好处,可也不知道他长的什么样?我呀,偷偷地瞧瞧他!哎哟!闹了半天,敢情是个糟老头子!
  程敬思:(白)哈哈……【西皮摇板】程敬思抬头用目看,二位皇娘好容颜。老贼不发人和马,少时丢丑在席前。
  刘银屏:【西皮摇板】怀抱令旗和令剑,
  曹玉娥:【西皮摇板】太保近前听娘言。(白)太保!对你父王去说:就说二位皇娘二次要见!
  李嗣源:(白)遵命!
  曹玉娥:(白)回来!今儿见也得见;不见也得见,我们姐儿俩是见定了!
  李嗣源:(白)噢!是是是!
  李嗣源:(白)启父王:二位皇——
  李克用:(白)皇什么?
  李嗣源:(白)二位皇娘一定要见!
  李克用:(白)方才说过,有长安的贵客在此,少时退帐再见哪!
  李嗣源:(白)二位皇娘说来,见也得见,不见也得见,见定了!
  李克用:(白)呃!忒以的啰嗦了!
  程敬思:(白)哈哈……
  李嗣源:(白)有请!
  程敬思:【西皮摇板】千岁不发人和马,二位皇娘发救援。
  曹玉娥:(白)恩官请起!
  曹玉娥、刘银屏:(白)参见大王!
  李克用:(白)二位皇娘进帐何事啊?
  曹玉娥:(白)程恩官到此何事?
  李克用:(白)前来搬兵求救哇!
  曹玉娥:(白)大王可曾发动人马?
  李克用:(白)想那唐王对一班老臣不斩就贬,如今哪有许多的兵将与他解围?不能发兵哪!
  曹玉娥:(白)我说这个大王:俗话说的好,"臣不记君过,子不记父仇。"甭管怎么说,咱们总是唐朝的臣子。如今人家有难,求到咱们这儿了。你就该发动人马,才是你的道理呀!
  李克用:(白)唉!孤王业已发下宏誓大愿,永不与唐室出力报效。不能发兵!
  曹玉娥:(白)你既不发兵,就不该收人家的礼物啊!
  李克用:(白)什么礼物哇?
  曹玉娥:(白)珠宝哇!
  李克用:(白)噢!珠宝哇?乃是程恩官送与孤家的,与发兵不与发兵什么相干哪?
  曹玉娥:(白)送给他的?珠宝啊是送给你的?那凤冠霞帔呢?
  李克用:(白)哎!这凤冠霞帔么?
  曹玉娥:(白)啊!也是送给你的?
  李克用:(白)孤王早就入了库了!
  曹玉娥:(白)嘿!既有我们的东西,我们就做得了一半的主意!干脆呀,你我发兵!
  李克用:(白)呃!妇道人家,不要在此打搅哇!
  曹玉娥:(白)哟!我说姐姐:他说我们在这儿打搅!这可不成!我得问问他!过来!过来!今儿你当着程恩官儿的面儿,敢给我说三声"不发兵"吗?
  李克用:(白)三声?
  曹玉娥:(白)啊!
  李克用:(白)哈哈……哎呀呀!慢说是三声,就是三十声,三百声又算得了什么哇!
  曹玉娥:(白)好!你给我说这一个不发兵!
  李克用:(白)一个?
  曹玉娥:(白)一个不发兵!
  李克用:(白)一个不发兵!
  曹玉娥:(白)哟!他还真敢说这一个不发兵啊!
  李克用:(白)算得了什么!
  曹玉娥:(白)哎哟!姐姐!都是您惯着他!过来!过来!过来!给我说这第二个不发兵!
  李克用:(白)两个?
  曹玉娥:(白)第二个不发兵!说!
  程敬思:(白)千岁!少说两句吧!
  李克用:(白)哎!我们这是家务事,你不要在此帮腔啊!哈哈……
  曹玉娥:(白)快说!第二个不发兵!
  李克用:(白)两个?两个不发兵哪!
  曹玉娥:(白)哎哟!这老梆子可真要菜呀!
  李克用:(白)啊!贤弟!你我弟兄在此吃酒,愚兄何曾要过菜呀?
  曹玉娥:(白)哎哟!你别胡诌八扯了!你过来吧!你给我说这第三个不发兵!
  李克用:(白)三个?
  曹玉娥:(白)三个不发兵!
  李克用:(白)三个?
  曹玉娥:(白)三个不发兵!
  曹玉娥:(白)哎哎哎!你给我回来!我给我说清楚!
  李克用:(白)呃!我就是不发兵哪!
  曹玉娥:(白)哎哟!你可气死我了!
  刘银屏:【西皮摇板】吩咐将令往下传,
  曹玉娥:【西皮摇板】太保近前听娘言。(白)太保!传令下去:就说二位皇娘挂帅,带领沙陀国四十五万满汉兵将,前去兴唐灭巢。命你父王以为前站先行,明日校场听点。来早了便罢,
  李嗣源:(白)哎!若来迟呢?
  曹玉娥:(白)要是来迟啊,哼哼!叫他提头来见!传令喀!
  李嗣源:(白)得令!
  曹玉娥:(白)哎哟!可气死我了!
  李嗣源:(白)父王听令:今有二位皇娘挂帅,带领沙陀国四十五万满汉兵将,前去兴唐灭巢。命父王以为前站先行,明日来早便罢,
  李克用:(白)若是来迟了呢?
  李嗣源:(白)提头来见!
  李克用:(白)啊!太保!回来!我们商量商量!
  李嗣源:(白)没什么商量的!您哪!别迟到!
  李克用:(白)啊!太保过来!我们商量商量!
  程敬思:(白)啊!千岁!太保去远了!
  李克用:(白)唉!【西皮摇板】大太保是个惹祸的精,到后帐搬来了两个夜叉夫人。顺水推舟我把人情准,(白)贤弟呀!
  程敬思:(白)千岁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孤与你发动了满汉的兵。
  程敬思:(白)哈哈……【西皮摇板】二位皇娘发人马,程敬思不领你的空头情。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贤弟不必笑吟吟,休笑愚兄我怕--
  程敬思:(白)哎!怕什么?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我怕--
  程敬思:(白)怕什么?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我怕夫人哪!沙陀国内访一访来你再问一问,怕老婆的人儿孤算头一名。
  程敬思、李克用:(白)哈哈……
  周德威:(白)〔引子〕少年英豪,胸怀六韬。避强暴,志比天高,何日把国报?
  周德威:(白)〔定场诗〕少年英雄志量宏,文韬武略藏在胸。生平未受皇家用,好似明珠坠土中。
  周德威:(白)某,真人现金游戏网主周德威。自幼爱习弓马,深通战策。只因奸臣弄权,为此暂避山林。今有王巢造反,将唐王驾逼西岐美良。程敬思押解珠宝去往沙陀国,搬请李克用西岐救驾,必当打此经过。俺不免与他比武较量。某若胜,劫躲他的珠宝;俺若不胜,归降于他,一共兴唐灭巢。看今日天气甚好,不免去至山下,操练人马。喽罗的!
  众喽罗:(白)有!
  周德威:(白)带马下山!
  众喽罗:(白)啊!
  李嗣源:(白)众家哥弟!
  众太保:(白)有!
  李嗣源:(白)校场听点!
  众太保:(白)啊!
  李嗣源:(白)俺,沙陀国老大王帐下,大太保李嗣源是也!今有黄巢造反,将唐王驾逼西岐美良。二位皇娘挂帅,命我父以为前站先行,前去兴唐灭巢。众家哥弟!
  众太保:(白)有!
  李嗣源:(白)校场去者!
  众太保:(白)啊!
  李克用:(白)〔定场诗〕白发苍苍似银条,胸藏韬略智谋高。也是黄巢的死期到,定试孤王定唐刀。
  李克用:(白)唉!黄巢造反,将唐王驾逼西岐美良,程敬思前来搬兵求救。是孤记恨前仇,不肯发兵。可恨两个无耻的皇娘,见了珠宝,一个要发兵;一个要挂帅!糊里糊涂地把这个先行弄到孤的头上来了!唉!本当不遵吧,怎奈家法厉害得狠哪!
  马官:(白)对对对!您的家法大于国法呀!
  李克用:(白)只得勉强一往带马!带马!
  马官、马牌子:(白)哎!来了!来了!
  马牌子:(白)带马!带马!
  马官:(白)嗨嗨……
  马牌子:(白)啊!
  马官:(白)你干什么哪?
  马牌子:(白)我给老千岁带马呀!
  马官:(白)你给老千岁带马?
  马牌子:(白)啊!
  马官:(白)我是马官儿,你是马牌子。这带马应当是我的事儿。你带马?这不是越级当差吗?
  马牌子:(白)我就得带!
  马官:(白)我不许你带!
  马牌子:(白)我就得带!
  马官:(白)不许你带!
  马牌子:(白)我就得带!
  马官:(白)我不许你带!
  李克用:(白)呃!你二人因何争吵起来了哇?
  马官、马牌子:(白)我跟您说!您听我跟您说!
  李克用:(白)一个讲完,一个再讲!
  马官:(白)我得先说呀!
  李克用:(白)好好好!
  马官:(白)我是马官,他是马牌子。这带马是事应当是我,他要给您带,这不是越级当差吗?
  李克用:(白)你不是看守宫殿的老军么?
  马官:(白)哎!不错!是我!千岁爷!你认出我来了?
  李克用:(白)你不看守宫殿,到此做什么来了?
  马官:(白)随千岁爷出兵打仗啊!
  李克用:(白)看你偌大年纪,在宫中吃碗安乐茶饭吧,这出兵打仗啊,用不着你呀!
  马官:(白)哎!常言说得好哇,"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。"大丈夫生而何欢,死而何惧呢!
  李克用:(白)不是哦!两军阵前,刀枪无眼。倘有一差二错,岂不是白白地送进一条老命哪?
  马官:(白)您瞧!我这一团尚武的精神,让您这一句话就给打消了!千岁爷!此番到了两军阵前,我要奋勇杀敌,就是马革裹尸,我也落得个青史名标不是?
  李克用:(白)是啊!两军阵前,刀枪无眼。倘有差错,岂不枉送了你一条性命哪?
  马官:(白)哎!大丈夫生而何欢!死而何惧!有道是"两军交锋何惜命,人不该死自然生。"我这个人哪,一生一世就是不怕死,求死如生。但则阵亡,我还要留个伟人的名望哪!
  李克用:(白)噢!听你之言,你不怕死?
  马官:(白)我是一不怕苦;二不怕死!
  李克用:(白)好!你就与孤带马!
  马官:(白)哎!小子!
  马牌子:(白)啊!
  马官:(白)拿过来!拿过来!
  马官:(白)你可真够能侃的啊!
  马牌子:(白)老东西!
  马官:(白)啊!
  马牌子:(白)喘了,不丁了吧?
  马官:(白)不丁了?咱们这儿还有一下子哪!驾!
  马牌子:(白)哟!有两下子!
  马官:(白)老爷子!怎么样?
  李克用:(白)嗯!
  马牌子:(白)走!
  马官:(白)走!
  曹玉娥、刘银屏:〔引子〕镇沙陀,兵强马壮,众太保韬略广,势保大唐。
  李嗣源、众太保:(白)参见皇娘!
  曹玉娥:(白)站立两厢!
  李嗣源、众太保:(白)啊!
  曹玉娥:〔定场诗〕貔貅列虎帐,将令调三军。
  刘银屏:〔定场诗〕马踏花世界,保主锦乾坤。
  曹玉娥:(白)咱家,曹玉娥;
  刘银屏:(白)刘银屏。
  曹玉娥:(白)只因黄巢造反,唐王驾逼西岐美良,命程恩官前来搬兵求救。我们大王记恨前仇不肯发兵,是我姐妹一怒担在身上。是我亲自挂了帅印,命我们大王以为前战先行。今日校场听点,我说姐姐!还是您传令吧!
  刘银屏:(白)还是贤妹请!
  曹玉娥:(白)那我就不客气了!太保听令!
  李嗣源:(白)在!
  曹玉娥:(白)吩咐起鼓听点!
  李嗣源:(白)得令!起鼓听点!
  曹玉娥:(白)前营!
  众军士:(白)有!
  曹玉娥:(白)后营!
  众军士:(白)有!
  曹玉娥:(白)左营!
  众军士:(白)有!
  曹玉娥:(白)右营!
  众军士:(白)有!
  曹玉娥:(白)众家太保!
  李嗣源、众太保:(白)有!
  曹玉娥:(白)先行!
  李嗣源、众太保:(白)未到!
  曹玉娥:(白)初点大卯,先行竟敢不到,噢!他分明他是瞧不起我们哪!
  刘银屏:(白)啊!贤妹!天气炎热,老大王又多日未曾出兵,还望贤妹再点二卯!
  曹玉娥:(白)好!太保!吩咐起鼓再点二卯!
  李嗣源:(白)起鼓听点!
  曹玉娥:(白)前后营!
  众军士:(白)有!
  曹玉娥:(白)左右营!
  众军士:(白)有!
  曹玉娥:(白)众家太保!
  李嗣源、众太保:(白)有!
  曹玉娥:(白)先行!
  李嗣源、众太保:(白)未到!
  曹玉娥:(白)本帅连点二卯,先行竟敢不到,这可休怪我要杀他了!
  李嗣源:(白)且慢!天气炎热,我父王年迈,还望皇娘宽限,再点三卯!
  曹玉娥:(白)好!看在你的面子,太保!吩咐起鼓,咱们单点先行!
  李嗣源:(白)起鼓听点!
  众军士:(白)啊!
  曹玉娥:(白)先行!
  李嗣源、众太保:(白)未到!
  曹玉娥:(白)先行!
  李嗣源、众太保:(白)未到!
  曹玉娥:(白)先行!
  李嗣源、众太保:(白)未到!
  曹玉娥:(白)本帅连点三卯,先行竟敢不到,我说来呀!将误卯牌悬挂营门!
  李嗣源:(白)得令!
  李克用:(白)马来呀!【西皮流水】耳听营门放号炮,儿郎个个杀气高。来在营门下鞍桥,(白)嘿嘿!【摇板】误卯牌挂出要糟糕。
  李嗣源:(白)啊!父王!你来了?
  李克用:(白)来了!
  李嗣源:(白)误了!
  李克用:(白)误了什么?
  李嗣源:(白)误了皇娘的卯期了!
  李克用:(白)噢!误了卯期了!算不了什么哇!对她们去说,就说孤王到了,叫她们下位迎接!
  李嗣源:(白)噢!是是是!
  李嗣源:(白)二位皇娘!父王言道,叫二位皇娘出门迎接!
  曹玉娥:(白)怎么着?你父王来了,叫我们去迎接他去吗?
  李嗣源:(白)正是!
  曹玉娥:(白)我只知道先行应该伺候元帅,还没听说元帅迎接先行的哪?记误了我的卯了!告诉他:叫他报门而进!
  李嗣源:(白)得令!
  李嗣源:(白)父王听令:皇娘言道,叫你报门而进!
  李克用:(白)叫哪个报门?
  李嗣源:(白)叫您报门而进!
  李克用:(白)呀呸!孤乃沙陀一国之主,焉能在老婆面前报门?人马是孤家的,发兵不发兵在于孤家,哼!走!走!走!
  马官、马牌子:(白)哎哎哎!哪儿去呀?
  李克用:(白)回去!不干了!
  马官:(白)您要是不干,这后半出戏怎么唱啊?
  李克用:(白)不干了!
  马官、马牌子:(白)别别……
  马官:(白)您听我跟您说,您这会儿是先行官,您哪误了卯期了,您必须得报门而进。这对您还是轻的;要是重的,那可是不堪设想啊!
  李克用:(白)反了哇!
  马官:(白)反什么?谁反了?
  马牌子:(白)谁反了?
  马官:(白)就是啊!
  李克用:(白)反了哇!
  马官:(白)谁反了!咱们跟他玩儿命!
  马牌子:(白)对!跟他急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如今的事儿大变更,
  马官:(白)对!这会儿就是变更时期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桩桩件件要维新。
  马官:(白)哎!什么事儿都得改革呀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别的事儿孤不足论,
  马官:(白)您说的什么事儿啊?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最可恨男女自由要平行。
  马官:(白)哎!这会儿讲究男女平等。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唯有孤王家法紧,她比那平权自由还狠十分。
  马官:(白)是吗?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孤若不遵她们的令,
  马官:(白)她们能怎么着哪?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到晚来关了她的卧室门。
  马官:(白)嗬!这碴儿够损的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那东宫不收我往西宫奔,
  马官:(白)哎!对!西宫您也能歇着啊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西宫也是照样行,关门就吹了灯。
  马官:(白)哟!这碴儿还损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闹得孤王无处奔,
  马官:(白)那您上哪儿呢?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坐在那银安殿上我把闷气来生。
  马官:(白)老爷子!岁数大了,您可别生气啊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这是孤一生好把酒来饮,
  马官:(白)就好喝两盅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我好酒贪杯我就灌坏了她们。
  马官:(白)对!这话说得对!都是您惯的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沙陀国中访一访来你再问一问,
  马官:(白)那我问什么哪?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各供观世音。
  马官:(白)是有本难念的经!嘿嘿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叫老军--
  马官:(白)有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与孤你就报门进,
  马官:(白)报!哎!老爷子!我可给您报门了!
  李克用:(白)哎!
  马官:(白)报!先行告进!
  马官:(白)您慢点儿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上面坐定两个夜叉精。她二人狼狈为奸拿了个稳,
  马官:(白)对!她们二位吃稳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她那里不问我我也不做声。
  曹玉娥:(白)下面站的敢是先行吗?
  李克用:(白)啊!是我啊!
  马官:(白)老爷子!您怎么这味儿啊?
  李克用:(白)少说话!我这个先行不是买来的;也不是运动来的;还是你亲口派下来的呢!
  曹玉娥:(白)不错!是我亲派的你!我问问你:本帅连点三卯,你都上哪儿去啦?
  李克用:(白)孤王料理宫中之事,来迟了一步,也算不了什么哇!
  曹玉娥:(白)宫中之事?昨儿个晚上我们姐俩早已料理完了,你这是撒谎,分明是瞧不起我们哪?
  李克用:(白)还用你说!
  曹玉娥:(白)我说来呀!把他推出去给我杀了!
  刘银屏:(白)且慢!啊!贤妹!老大王披挂来迟,也未可知,你、你怎么要杀他呀?
  马官:(白)哎!好!死缓!
  曹玉娥:(白)姐姐!给他讲情啊?我哪能真杀他呀?
  曹玉娥:(白)死罪已免,活罪难饶。我说来呀!把他推出去,给我打他四十军棍!
  李嗣源:(白)且慢!我父王年迈,挨打不起,孩儿情愿替我爹爹受责!
  李克用:(白)嘿嘿!好儿子啊!
  马官:(白)可真是啊!孝顺!孝顺!
  曹玉娥:(白)怎么着?你情愿替你父王领责吗?起来!起来!哎!我说老帮子!你这儿来吧!
  李克用:(白)什么?
  曹玉娥:(白)你的人缘可真不错呀!我要杀你,有我姐姐讲情;我要打你,有你那好儿子替你领责。我杀也杀不了你;打也打不了你,我不用你了成不成啊?
  李克用:(白)噢!不用我了?好好好!另请高明!
  曹玉娥:(白)回来!不能就这么不用你!命你带领一百名老弱残兵,把着后队。用你的时候,拿大令调你;不用你的时候,不许你满营地胡溜达。要是胡溜达给我拿着啊,拿奸细办理!下喀吧!
  李嗣源:(白)啊!父王!
  李克用:(白)完了!
  马官:(白)完了!
  曹玉娥:(白)太保听令:
  李嗣源:(白)在!
  曹玉娥:(白)命你为前站先行,逢山开道,遇水搭桥,不得有误!
  李嗣源:(白)得令!令出:逢山开道,遇水搭桥,拔寨起营!
  李克用:(白)唉!先前无有的事情,如今有了!如今无有的事情哪,都有了!
  马官:(白)嘿!老爷子!这话可不能这么说!先前就有的事儿!您听我跟您说!
  李克用:(白)噢!
  马官:(白)桀王宠妹喜;纣王宠妲己;我朝的唐明皇宠爱杨贵妃。这都是前车之鉴,好酒贪色之例呀!
  李克用:(白)看你不出,你还懂得历史啊!
  马官:(白)不是我懂得历史,它是我学戏的时候,我老师就是这么一句一句教给我的!
  李克用:(白)休要胡言!如今孤王舒服了哇!
  马官:(白)有的!您怎么舒服了?
  李克用:(白)你不曾听见么?
  马官:(白)啊!
  李克用:(白)二位皇娘赐孤一百老弱残兵,看守宫殿,岂不是壮美呀?
  马官:(白)您听错啦!
  李克用:(白)啊
  马官:(白)您一百名老弱残兵,督领后队,不许您乱说乱动,是乱窜乱蹦,大令一来调您您就得去。您要是到处乱窜,嘿!抓着您哪,当奸细查办。得了!我也瞧出来了!跟着您哪,也没有什么前途了!哎!小子哎!
  马牌子:(白)啊!
  马官:(白)你不是愿意伺候他吗?你伺候他,他另谋高就!我走了!
  马牌子:(白)哎哎哎!回来!回来!
  李克用:(白)哎!
  马官:(白)怎么?
  李克用:(白)你这个人怎么势利眼哪!
  马官:(白)不是我势利眼哪!您想想,您都退居二线了,我还不谋个第三产业去?
  李克用:(白)哎!你不要看那些个太保耀武扬威,无非是拿强捕盗而已,若论上阵打仗,还要孤王不可!
  马官:(白)噢!若论出兵打仗,还得是您?
  李克用:(白)嗯!
  马官:(白)那倘若大令一来要调您,您可别拿搪啊!
  李克用:(白)一定要去呀!
  马官:(白)一定要去?
  李克用:(白)哎!
  马官:(白)这么一说,跟您有前途?这么着!我跟您干定了!咱不拿第一金奖咱们是誓不罢休!
  马官:(白)我带马!
  李克用:(白)带马!
  马牌子:(白)老东西!你可真够能辩的你!
  马官:(白)老爷子!走!
  周德威:(白)适才喽罗报道,那李克用的大军已然拔寨起营,必打真人现金游戏网经过。俺不免迎上前去,挡住他的去路。喽罗的!
  众喽罗:(白)有!
  周德威:(白)迎敌者!
  众喽罗:(白)啊!
  周德威:(白)阵前小将通名受死!
  李嗣源:(白)听者:俺乃老大王张下大太保李嗣源是也!来将通名!
  周德威:(白)真人现金游戏网主周德威!李嗣源!快快叫那李克用出马,饶尔不死!
  李嗣源:(白)呸!一派胡言!放马过来!
  周德威:(白)追!
  曹玉娥:【西皮摇板】将身且到宝帐等。
  李嗣源:(白)参见皇娘!
  曹玉娥:(白)太保!此去胜负如何?
  李嗣源:(白)此番路过真人现金游戏网,有家大王名叫周德威,将儿等杀得大败,哎!他单叫父王出马!
  曹玉娥:(白)怎么着?尔等此去路过真人现金游戏网,一家大王武艺高强,将尔等杀得大败,单叫你父王出马吗?
  李嗣源:(白)正是!
  曹玉娥:(白)这老头子可真有点名气啊?没法子!还得用他呀?太保听令:
  李嗣源:(白)在!
  曹玉娥:(白)拿我的大令,把你父王给我提了来!
  李嗣源:(白)得令!
  曹玉娥:(白)我说程恩官!待会儿我们老千岁要是来了,您可千万不要恭维他!看我的颜色行事!
  程敬思:(白)是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来在营门下虎豹,这样紧急为哪条?
  程敬思:(白)哎!千岁!请坐!
  李克用:(白)噢!恩官!有座!有座!有座!
  曹玉娥:(白)哎哎哎!你怎么坐这儿了?
  李克用:(白)怎么?
  曹玉娥:(白)这是客位!
  李克用:(白)哎呀呀!此乃是客位!啊!恩官!请来上座!我们不是外人哪!
  程敬思:(白)千岁!
  曹玉娥:(白)我说程恩官!您可千万别见笑,我们老千岁呀,这么大的岁数了,他是一点规矩也不懂。嘿!这都怪我素来素往的管教不严。
  李克用:(白)哎哎哎!
  曹玉娥:(白)哎!
  李克用:(白)这里还有个人儿呢!
  曹玉娥:(白)你怎么又坐在这儿啦?
  李克用:(白)怎么?
  曹玉娥:(白)这是帅位!
  李克用:(白)这是帅位?孤王坐在哪里呀?
  曹玉娥:(白)你呀?那边!
  李克用:(白)噢!这边!这边就这边!家务常理呀!哈哈……
  马官:(白)老爷子!这儿好!这儿没苍蝇!
  李克用:(白)这样紧急,调孤前来何事哪?
  曹玉娥:(白)调你来呀?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!不过是想说会儿话,谈谈心!
  李克用:(白)噢!谈谈心哪!好好好!谈谈心哪!
  曹玉娥:(白)哎!告诉你一桩稀奇的事情!太保们路过真人现金游戏网,遇见一家大王武艺高强,太保们会杀不过他,你说奇怪不奇怪呀?
  李克用:(白)可曾问过那人的名姓?
  曹玉娥:(白)哎!他叫什么周德黑呀?
  李克用:(白)呃!周德威吧!
  曹玉娥:(白)哎!没错!就是周德威!
  李克用:(白)无名的小辈呀!
  曹玉娥:(白)你敢去会会他吗?
  李克用:(白)孤若出马,定擒那贼入帐!
  曹玉娥:(白)哟!这么大的岁数了,可不是闹着玩儿的!
  李克用:(白)呃!一定要去呀!
  曹玉娥:(白)一定要去呀?
  李克用:(白)嗯!
  曹玉娥:(白)好极了!先行听令:命你前去大战周德威,得胜回来呀,咱们是另有好处!
  李克用:(白)另有好处?哎!什么叫做"另有好处"哇?
  曹玉娥:(白)这个好处啊,就是好处!
  李克用:(白)我不懂啊!
  曹玉娥:(白)你一定要知道啊?
  李克用:(白)哎!
  曹玉娥:(白)拿耳朵来!
  李克用:(白)噢!是是是!
  李克用:(白)噢!哈哈……
  曹玉娥:(白)听清楚了吗?
  李克用:(白)没听见!
  曹玉娥:(白)我告诉你:得胜回来呀,预备一桌酒,把你让到上坎儿上,我们姐儿俩,一边一个陪着你这么一吃一喝。你活这么大的岁数,有过这个乐子吗?
  李克用:(白)就是这样的好处啊?
  曹玉娥:(白)啊!
  李克用:(白)呵呵!孤王打仗也吃酒,不打仗也吃酒,哪个吃你们的便宜酒哇!
  程敬思:(白)啊!千岁!千岁得胜回来,学生备酒一席,与千岁同饮哪!
  李克用:(白)我们这是家务事,你不要在此打搅啊!
  程敬思:(白)好好好!
  曹玉娥:(白)恩官!您这儿来吧!我跟您说,我们老头子他不是不去,他是不敢去!您想啊,这世界上的物件啊,是越老越值钱。可这人要是老啦,就会说大话,吹牛气,他一点用也没有!这就叫老而无用了吗!
  李克用:(白)你说哪个老了?
  曹玉娥:(白)你问我呀?
  李克用:(白)啊!
  曹玉娥:(白)我就说你老了!
  李克用:(白)你可知我的人老心不老哇!
  曹玉娥:(白)别胡说八道了!
  李克用:(白)别吹牛了!有道是"虎老雄心在,这年迈力刚强。"
  曹玉娥:(白)你敢去吗?
  李克用:(白)你拿过来呀!【西皮二六】老只老孤的须发老,上阵全凭马和刀。非是孤王不服老,胸中的智谋比人高。草莽的贼寇何足道,叫他来试一试孤的九九八十一斤定唐刀。【快板】你将那酒宴安排好,得胜回来庆贺功劳。人来与爷马带到,【摇板】会一会山寇小儿曹。
  马官:(白)启禀皇娘:小老儿愿讨得战鼓一面,去到两军阵前,与老千岁擂鼓助阵!
  曹玉娥:(白)我赐你金鼓一面,去到两军阵前,可都要小心点儿!
  马官:(白)得令啊!【西皮流水】军营大帐把令讨,年迈之人逞英豪。千岁爷不服老是我也不服老,千岁爷上阵立功劳,我也要功劳。抖擞精神我就出帐道,两军阵前我把战鼓敲。
  程敬思:【西皮摇板】千岁果然不服老,
  曹玉娥:【西皮摇板】遣将哪有激将高?
  李克用:(白)呔!马前来是敢是周德威
  周德威:(白)然!
  李克用:(白)周德威!看你相貌堂堂,英雄出于少年,因何落草为寇?听孤相劝,不如归顺孤家,封你一太保,你意如何?
  周德威:(白)李克用!闻得程敬思押解珠宝,搬你西岐救驾。将珠宝献出,放你全军过山!
  李克用:(白)那珠宝么?
  周德威:(白)嗯!
  李克用:(白)孤倒是有哇!孤王早就入了库了哇!
  周德威:(白)啊!
  李克用:(白)也罢!你若胜得孤九九八十一斤定唐宝刀,愿将珠宝奉上。你若不胜呢?
  周德威:(白)俺若不胜,情愿马前归顺!
  李克用:(白)丈夫一言,
  周德威:(白)岂能反悔!
  李克用:(白)各传一令!
  周德威:(白)各传一令!
  李克用、周德威:(白)!众将官!
  众军士:(白)有!
  李克用、周德威:(白)压住阵脚!
  众军士:(白)啊!
  李克用:【西皮导板】三军与爷战鼓打,【快板】马前站定一娃娃。量尔本领有多大,敢与孤王动杀法?
  周德威:(白)老将!【西皮摇板】老将不必夸大话,细听某家说根芽:若不将珠宝早留下,插翅难飞过这山洼!
  马官:【西皮流水】两国不和龙虎斗,一来一往统貔貅。迈步且把高坡走,擂鼓催军战诸侯。
  周德威:【西皮摇板】李克用年迈武艺好,他的刀法比某高。开弓便把箭放了,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接过雕翎箭一条。周德威小儿行奸巧,暗放冷箭不算高。
  周德威:【西皮摇板】某家射了箭一根,老将倒有接箭能。二次开弓箭放定,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接过雕翎箭二根。这样的射法不算准,孔夫子门前尔卖的什么文!
  周德威:【西皮摇板】某家连放箭二根,老将接箭果然精。催马来在校场等,
  李克用:(白)哪里走!【西皮摇板】败阵先逃尔就不算能。(白)周德威!尔战又不战,射又不射,在哪里又弄的什么诡计呀?
  周德威:(白)老将!你与我马上武艺俱是一样,可敢与俺下马比试箭法?
  李克用:(白)你的箭法,孤王早就领教过了!
  周德威:(白)不是那样比法!
  李克用:(白)怎样的比法?
  周德威:(白)百步之外,立一高竿,上挂金钱一梅。哪家射得金钱响亮,方算英雄!
  李克用:(白)但不知哪家先射?
  周德威:(白)自然某家先射!
  李克用:(白)孤王射了,就无有尔的份了!要尔先射!
  李克用:(白)喽罗的!周德威:(白)众将官!
  李克用周德威:(白)立起高竿者!
  周德威:【西皮摇板】一言既出无虚谎,两家比试停刀枪。开弓便把雕翎放,箭射金钱就响叮当。(白)某家已然射完,你且射来!
  李克用:(白)站定了!【西皮摇板】量尔不是汉李广,养由基来世又何妨?满满搭上朱红扣,
  马官:(白)哎!老爷子!高啦!高啦!矮啦!矮啦!哎!又矮啦!
  李克用:(白)你把孤王就闹糊涂了哇!【西皮摇板】老眼昏花着了忙。日照金钱明亮亮,看不见钱眼在何方?低下头来暗思想,(白)有了哇!【摇板】猛然一计上心房。(白)周德威!你射中死物,不足为奇,孤王要射对活物与尔观看!
  周德威:(白)这战场之上,哪里来的活物哇?
  李克用:(白)尔抬头观看哪!空中飞的何物?
  周德威:(白)乃是一对雕鸟!
  李克用:(白)孤王一箭上去,射它个双雕落地!
  周德威:(白)好哇!你若射得双雕落地,俺愿马前归顺,愿做一家太保!
  李克用:(白)站定了!【西皮摇板】背转身来谢上苍,老天爷,日月光,过往的神灵听端详:助孤收了这员将,箭射--
  马官:(白)好箭!
  李克用:【西皮摇板】双雕落平阳。
  马官:(白)好样的!老爷子!好样的!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艺术作品 戏剧